聆听小屋

W:

《风之誓言》— 梁邦彦
这首有着浓厚的中国韵味的音乐,出自日籍韩裔新世纪音乐家梁邦彦之手,是他的成名作,收录在他的第一张专辑《梦想之门》里。梁邦彦的音乐以摇滚、爵士、古典以及世界民族音乐元素为基础,将亚洲与欧洲、传统与现代的音乐风格融合在一起,使用各种民族乐器,运用电子合成器,辅以打击乐和其他乐器烘托,曲风纤细而富于透明感,受到各方高度评价。这首乐曲里的中国江南小调、高原天籁吟唱等诸多元素加入,在中国赢得了很高的人气和青睐,大受欢迎。

W:

《绽放的心》— 阿尔·孔蒂
圆润透亮的钢琴声,在紧凑轻快的敲击乐和宏大厚实的弦乐烘托下从容道来,充满东方柔美之情,包含了宇宙,灵魂,山河,大地,还有爱与信仰。东西方元素的完美揉合带给你即清新而又纯净的空间,节奏明快、流畅,梦一般的旋律空灵、简洁,令人无比放松。音乐家阿尔·孔蒂那浓郁的东方情怀,在他的这首音乐里,犹如这张专辑封面的蓝玫瑰一样典雅绽放。作为中国人,我想触动心弦的一定是音乐里那浓郁的中国元素 — 柔美、细腻、神秘的美感。这首乐曲出自美国新世纪音乐家阿尔·孔蒂的专辑《蓝玫瑰》。

玛莎音乐之友:

W:

《我要找到你》— 罗威
这是央视综合频道大型公益寻人栏目《等着我》宣传曲。青年作曲家、钢琴演奏家、音乐制作人罗威用温暖、真挚的旋律讲述“关于故乡、关于家,关于寻找、关于团圆”的故事;用音乐“缝合失去的创伤”;用音乐“为那些寻找者谱写属于他们的小团圆”。等着你,等着我,不见不散!
EP封面说:
"当执念化为日常,轻得就如同光影
没有一丝重量,却片刻不离
那一缕执念,重得却仿佛呼吸
少一下,便不能活
半生流过,世事几经变换
我却仍旧停留在丢了你的那天
世界轰然倒塌,幸福从此失去意义
那些拥有你的日子从此美好得像梦
梦醒后的每天,心里就只剩一个执念
我要找到你,我要找到你,带你回家,从此再不分离
我要找到你,拍去漂泊的尘土,给你最好的保护
无论过去多少年,十年还是二十年,还要继续寻
无论现在你在哪,哪怕隔着千山万山,千水万水都要找到你
所以,等着我
等我,带你回家"

玛莎音乐之友:

W:

《风之誓言》— 梁邦彦
这首有着浓厚的中国韵味的音乐,出自日籍韩裔新世纪音乐家梁邦彦之手,是他的成名作,收录在他的第一张专辑《梦想之门》里。梁邦彦的音乐以摇滚、爵士、古典以及世界民族音乐元素为基础,将亚洲与欧洲、传统与现代的音乐风格融合在一起,使用各种民族乐器,运用电子合成器,辅以打击乐和其他乐器烘托,曲风纤细而富于透明感,受到各方高度评价。这首乐曲里的中国江南小调、高原天籁吟唱等诸多元素加入,在中国赢得了很高的人气和青睐,大受欢迎。

玛莎音乐之友:

W:

《绽放的心》— 阿尔·孔蒂
圆润透亮的钢琴声,在紧凑轻快的敲击乐和宏大厚实的弦乐烘托下从容道来,充满东方柔美之情,包含了宇宙,灵魂,山河,大地,还有爱与信仰。东西方元素的完美揉合带给你即清新而又纯净的空间,节奏明快、流畅,梦一般的旋律空灵、简洁,令人无比放松。音乐家阿尔·孔蒂那浓郁的东方情怀,在他的这首音乐里,犹如这张专辑封面的蓝玫瑰一样典雅绽放。作为中国人,我想触动心弦的一定是音乐里那浓郁的中国元素 — 柔美、细腻、神秘的美感。这首乐曲出自美国新世纪音乐家阿尔·孔蒂的专辑《蓝玫瑰》。

玛莎音乐之友:

W的收藏夹:

《巴黎恋人》— 雅各布·古里维奇
这首乐曲出自丹麦吉他手雅各布的同名专辑,曲调慵懒随性、节奏从容洒脱、旋律浪漫而感伤。能言善道的吉他、细腻艳丽的口琴、还有柔情似水的大提琴哼鸣呼应、音色相随。雅各布在弥漫着浪漫风情的城市;用一把浪漫的吉他;演绎了一曲迷醉而浪漫的乐章,讲述了一个炽热如火的巴黎爱情故事,法式伤感情绪贯穿始终,让此情深陷巴黎而无法自拔,舒畅迷离、委婉动人。

玛莎音乐之友:

W的收藏夹:

《Mapa de Soledad》— 雅各布·古里维奇
丹麦吉他手雅各布在这首乐曲里延续了《巴黎恋人》的演奏风格,突出了吉他多变重复的分解和旋部分,增加了口琴演奏的分量,与大提琴交相辉映、情景交融,旋律自然、洒脱、轻快。迷人的口琴和吉他在大提琴烘托下,奏出一句句带点忧伤与落寞的曲调,迷幻煽情、色调伤感,有种让忧郁充斥灵魂,又让忧愁无处安放的孤独感。巴黎街头,华灯初上,喧哗的夜,在迷离的费拉明戈韵律中与自己独处,聆听这属于自己的孤独,重温那些灵魂深处的爱与痛,在充满法式风情的现代气息中安抚自己。

玛莎音乐之友:

W的收藏夹:

《恳求》— 狄亚哥·莫地那/尚·飞利浦·奥汀
这是“陶笛情人”莫地那招牌专辑《陶笛之歌》中的一首经典曲目,在舒缓温柔略带忧伤的旋律下,美妙纯情的陶笛娓娓道来;气质独特的大提琴深情诉说;能言善道的吉他“左右源”,融多种音乐表现技巧,使乐曲柔美、忧伤、缠绵,充满诗的意境和温情;充满法国人独有的浪漫气质,应该是莫地那作品中最深情的一首曲子,令人沉醉!

玛莎音乐之友:

W的收藏夹:

《蓝色幽情》— 狄亚哥·莫地那/尚·飞利浦·奥汀
蓝色或忧郁或深邃,幽情为深远或高雅的情思。莫地那的这首“蓝色幽情”曲如其名,淡淡的忧伤、略带忧郁的旋律是因为幽情在心。明澈清纯的陶笛声飘向蔚蓝的天空,萦绕低徊,沉稳浑厚的大提琴音落入湛蓝的海洋,深邃怅然,小提琴如这蓝色的情思,深情缠绵。彼此音色相随,对情感的细腻描绘非常精彩,甜美而伤感,诗一般美的意境。

玛莎音乐之友:

W的收藏夹:

《陶笛之歌》— 狄亚哥·莫地那
醉人飘逸的陶笛;淳厚低沉的大提琴,动静怡人的绝妙搭配构成了这一独特组合。清恬甘美的笛声与深邃怅然的大提琴交相辉映,曲风轻松惬意、悠闲随性,节奏轻快活波、爽朗有力;旋律热情奔放、自由浪漫,欢快轻松的氛围、通俗的格调从头到尾都散发着无法抗拒的迷人魅力。
这是“陶笛情人”莫迪纳的成名曲,也是他和法国大提琴诗人奥汀的成名作,出自他1992年首张专辑《Ocarina(陶笛之歌)》,后来这张专辑成了他们的品牌专辑,家喻户晓。